簡介
年譜
法照:生活點滴
著作
簡介
著作
法照:生活點滴
願景:孔雀明王寺
唐密專修學院
簡介

見如長老自述年譜

公元1923(民國十二年)
  • 生於陝西省西安市。
公元1949(民國三十八年)
  • 由上海到澎湖,住了總有半年,後又乘往左營的船隻到台南。在大陸時的同事家住了數天,又到基隆。由於舊識在當地充里幹事之方便,於是報了戶藉。
  • 造船廠考雇員,經考取管檔案,閱半載開始學佛,天天跑廟。
公元1960(民國四十九年)
  • 於基隆十方大覺寺求上靈下源老和尚成就出家,從此出家修行。沒想到,出家後比在家生活事情還要多。既來之,則安之,那就學吧!首先學習早晚課誦,還要學習唱念,以後放燄口、講經、打水陸、拜懺,一一實踐。自此以後可以說,進了佛門就開始馬不停蹄的弘法利生。
  • 不久,悄悄地在台北臨濟寺「中國佛教研究院」報了名。
公元1961(民國五十年)
  • 在中國佛教研究院就讀期間,到基隆海會寺受三壇大戒,戒和尚上道下源長老,大師父是上白下聖長老。戒期間遇到歷年來少見的超級大颱風-貝蒂,有驚無險的完成受戒。法鼓山退居聖嚴博士比丘,及現任澳洲淨宗佛學院院長—淨空教授比丘,都是同戒。尤其和後者有緣,當時我們自許為西方彌陀使者,後來卻分道揚鑣,他去台中親近李炳南老師專門學教。由於他的引薦,幸運地也做過幾天師兄弟。
公元1962(民國五十一年)
  • 在基隆十方大覺寺充監院。
  • 自此曾演揚瑜伽燄口施食百台與信眾先亡結緣。
公元1963(民國五十二年)
  • 在臨濟寺充監院。
  • 期間曾修大悲咒水百二十日,與信眾結緣。
公元1964(民國五十三年)
  • 基隆十方大覺寺傳戒,這次是坡下規矩,由上白下聖、上續下祥長老等提倡,佛光山心平法師是當期的戒子。戒期中有水陸大齋一堂,我充引禮兼維那。
公元1968(民國五十七年)
  • 基隆十方大覺寺傳戒,這次是華山規矩,戒壇正訓是上隆下泉長老,副訓是上戒下德長老,戒期中有水陸大齋一堂,我充引禮兼維那。
公元1969(民國五十八年)
  • 基隆海會寺傳戒,充引禮師,聖嚴博士比丘是戒壇書記師。佛光山心定法師是當期戒子。
公元1973(民國六十二年)
  • 法雲寺台中佛教會館依華山規矩傳戒,充引禮師兼維那。
  • 9月,香港荃灣東林念佛堂住持上妙下境長老聘請我任維那師三年。
公元1975(民國六十四年)
  • 樹林吉祥寺傳戒,充引禮師,今能法師是當期戒子。
公元1976(民國六十五年)
  • 到香港,在西方寺辦的菩提佛學院充訓導主任,上顯下明長老任院長,上永下惺長老充總務,超塵長老充教務。
  • 在港期間曾於藍地妙法寺傳一堂三壇大戒,戒和尚上洗下塵,上顯下明長老充竭磨兼開堂,戒期間有水陸大齋一堂,我充戒壇陪堂兼水陸正表。
公元1978(民國六十七年)
  • 自香港赴西安省親,見到老哥老姊都是七老八十的人,上輩的人都看不到了。回台北曾住十普寺。
  • 中國內學院院長上慧下嶽法師邀請我去充訓導主任。
  • 苗栗慈光寺住持慧寬尼師,曾於民國六十三年四月間,因病影響腦神經,賢頓老法師為彼修孔雀法而癒。是時賢頓老法師因公車禍受傷,慧寬尼師說:「孔雀明王經是我的救命經,賢頓老和尚是我的救命恩人。為報師恩,要誦孔雀明王經回向恩師。」但因孔雀明王經很難,會誦的人不太多,悲廣法師請我去替牌,此為第一次恭誦此經因緣。

按:原來,本經為賢頓老和尚在民國三十年時,一位住在更寮的信徒,因膿瘡三年不癒,一日夜間夢見菩薩現一隻鳥給他看,次日將此夢境告訴師父,師查大藏經中密部,見有《佛母大孔雀明王經》能治百病,經誦持後即病癒。後便於參訪大陸名剎時,自福建鼓山寺請來明版大字摺疊本,曾影印流通多次。賢頓老和尚實為提倡讀誦孔雀明王經之第一人。

但因經中咒語多又長,生字也多,吾人深感本經現感現應殊勝異常,應戮力弘揚,利益娑婆世界更多苦難的眾生。遂重新排版校對,並採用長短音的讀法,把經中引、合音分別改用符號。莊錫慶教授發大心將咒文用國語、日文、羅馬分別注音,以利讀誦。前後歷經十餘年,才有所謂的「開成版」問世流通。

公元1980(民國六十九年)
  • 於平溪十分瀑布,為吳聰明居士誦四十九天明王經,得到相當的感應。
  • 4月,中華佛教文化館聘請我為三學研修院佛學講座教授師。
  • 9月,海明寺傳菩薩戒,充指導委員。
  • 10月,靈山佛學研究所所長淨行法師,聘請我為該研究所教授。
公元1983(民國七十二年)
  • 台南市新創報恩講堂打水陸一堂,充正表。
  • 宜蘭福嚴寺依華山規矩傳三壇大戒,充正訓。
  • 於羅東白蓮寺弘揚華嚴字母的因緣,認識道清尼師。她是宜蘭開成寺開山元老妙月尼師之高足,現任羅東慈惠寺住持。她聽到華嚴字母的莊嚴殊勝,就問我的道場在那裡?我說:「人在那裡,道場就在那裡。」因為這段話,她帶我到礁溪鄉開成寺,問我認為這個地方怎麼樣,意思就是希望我能接下開成寺。
公元1984(民國七十三年)
  • 是年夏,由道清尼師手中接下開成寺。我本無意發心蓋廟建寺,然而卻從空蕩蕩的一片,蓋成了現前眾皆歡悅的莊嚴道場,其設計是出自台北臨濟寺住持明田長老之手。建設時期,星月師發心幫忙而落髮圓具。
  • 同年六月,台北華嚴講堂修孔雀法四十九日祈雨。一年六個月的旱象,閱六日解除。六三大雨,中和市成災,許兆麟居士亦修孔雀法止雨。台北市、中和市相隔一條河,祈雨、止雨同時成就。
  • 7月於屏東東山禪寺修孔雀法護國息災。
  • 臘月前往印度朝聖,還傳了一堂戒。到了鹿野苑休息,同行的國寶級上默下如老和尚突然冷得全身抖擻,我為他老人家大喊「南無麻訶麻瑜利佛母明王」聖號,全廟的人都聽到了,但他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。約三分鐘後,老和尚安靜下來,拉起蚊帳睡了一覺,晚上燄口施食,他老人家司鼓,就這樣沒事了。(默老已於1991年5月10日往生,臨終前大喊:「我打勝了!」)這位老人「唯識第一」,鄉音特重,開示後學從不三隅反。
公元1985(民國七十四年)
  • 於台北市慈航講堂教華嚴字母,這是佛教法輪雜誌社張羅的。
公元1986(民國七十五年)
  • 賢頓老和尚往生。四眾弟子以讀誦《佛母大孔雀明王經》為其圓滿往生佛事。
  • 為慶祝台灣光復四十週年暨先總統蔣公百歲誕辰,各寺院分別啟建護國息災大法會的有:
    • 元旦於台北佛教法輪講堂修孔雀法七日。
    • 6月23日於苗栗靈天禪寺修孔雀法七日。
    • 7月於台中慈善寺修孔雀法七日。
    • 11月18日起,於台北縣五股寶纈禪寺之普賢佛學院教學佛學十四講表。
  • 12月26日起,於中和金山禪寺傳法教學五日。31日至跨年元月6日恭誦孔雀明王經,慶祝七十六年開國護國息災法會七日。
公元1987(民國七十六年)
  • 元月18日至24日,於中壢圓光佛學院教學傳法五天,兩天讀誦《佛母大孔雀明王經》護國息災法會,與會四眾同學近百人。
  • 3月於慈普寺教唱華嚴字母。
  • 4月18日至24日於台北市佛教法輪講堂修孔雀法七日護國息災。
  • 5月1日至12日於羅東慈惠寺舉辦孔雀明王護國息災法會,前五天傳法教學,後七天讀誦祈願。這堂佛事有報恩的含意。
  • 5月為恭祝總統副總統就職三週年,於台北市聖靈寺修孔雀法護國息災。
公元1988(民國七十七年)
  • 3月27至29日,於台北市聖靈寺修孔雀法三天護國息災。
  • 5月慶祝第七任總統就職,於台北華嚴講堂修孔雀法護國息災。
  • 7月,台灣中南部久旱不雨,曾以一位徘徊於鬼門關前的年輕太太名義,於埔里玉佛寺修孔雀法祈雨,結果不但旱象解除,還保全了她的小命。
  • 9月台中慈善寺打一堂水陸。
公元1989(民國七十八年)
  • 元月17至22日,埔里圓通寺修孔雀法七日。
  • 3月,於蘇澳南光寺祈雨。
  • 4月於佛教法輪講堂修孔雀法。
  • 4月底於高雄妙通寺打一堂水陸。
  • 是年夏,台北靈山講堂十週年慶,修孔雀法護國息災。
  • 8月底桃園大園鄉淨蓮寺舉辦孔雀法灌頂教學七日。
  • 10月埔里玉佛寺打一堂水陸。
  • 12月4日,華盛頓美聯社電,美國國家海岸暨大氣總署,今天報導地球臭氧層破洞,已於今年補合。孔雀法每修皆求臭氧層復原,今果復原。
公元1990(民國七十九年)
  • 元月、四月,各於台北市佛教法輪講堂修孔雀法七日護國息災。
  • 9月8日,台灣大甲豪雨成災,於宜蘭開成寺修孔雀法止雨。
  • 9月,衛星雲圖顯示有三個颱風,呈一字形東西排列,分別是傑魯得、芙瑞達、郝麗,尤其傑魯得最接近本省,可能造成災害,結果倖免於難。
公元1991(民國八十年)
  • 4月中在埔里玉佛寺為中南部祈雨,美國來的大法師-上妙下境長老也參加一天,翌日因事赴屏東,返來說:這祈雨真靈,南下一路都下很大的雨。
  • 應馬來西亞八打靈天后宮青年弘法團之禮請,於10月27日至29日,假馬六甲佛教居士林,修孔雀法三天,圓滿日午齋後濃雲密佈,雷聲大作,滂沱大雨下個不停,一年半的乾旱解除,眾皆歡呼,歎未曾有!
  • 據中央地震測報中心云,本年有感及無感地震共二千三百多次,是歷史絕無僅有的紀錄。每年修孔雀法祈求「地震颱風倖勿侵損」很有成效,化解了一次週期性的大地震。
公元1992(民國八十一年)
  • 蘇澳南光寺當家日德法師蒞寺,謂台北真光禪寺住持常通法師,帶人四處覓地辦佛學院。憑這話,我就拜託日德法師請常通法師來接開成寺,俾人盡其才、地盡其利。常通法師於是年接手,後又於左右廂房,伸出各約九十餘坪,開成寺全部建築規模俱焉。
  • 7月,應檳城各地區佛教會邀請,主持孝親法會。
  • 中秋期間,於雙溪大觀寺主持孔雀明王法會。
  • 11月,員林各界共修孔雀法三日護國息災。
公元1994(民國八十三年)
  • 元月,於本省桃園印心寺修孔雀法,為中南地區祈雨。
  • 5月4日起於台北縣雙溪大觀寺修孔雀法廿一天,祈雨順風調。
  • 7月出版「佛母大孔雀明王經簡介」,初版一萬冊,由大乘精舍印經會承印。
公元1997(民國八十六年)
  • 安居期間於本寺講楞嚴經時,今能法師從馬來西亞沙朥越佛教會急電,邀我辦手續前去修孔雀法消滅柯剎琦病疫(即腸病毒)。6月26日開壇,至第四日感應立現,制止流行,住院病童2280人中1951人出院,殞亡人數未增加。沙朥越佛教會主席拿督鄭正金,及中華佛教僧伽會秘書長今能法師特致感謝函。
  • 返台不久,也是腸病毒流行,先於南投慈蓮寺修孔雀法消滅疫情。
公元1999(民國八十八年)
  • 7月初於汐止秀峰國中舉辦孔雀明王大法會三日,祈求腸病毒疫情解除。後佛教界為各地發起了全民念佛四十九天,中間有十四天讀誦《佛母大孔雀明王經》,有一女眾啞巴,竟奇蹟地會念阿彌陀佛。
  • 9月9日出版「讀誦佛母大孔雀明王經感應紀實」,恭印一萬冊。
  • 是年發生駭人聽聞的集集九二一大地震,震後由孔雀法弘揚協會支援,大觀寺、妙覺寺、松山講堂、清華寺、淨覺寺、開成寺、慈光寺等共同主辦「全國同胞關懷台灣九二一大地震,讀誦《佛母大孔雀明王經》,護國息災祈福吉祥大法會」,於9月24日至26日,假板橋市立體育館舉行,參加僧俗逾二千眾。當時雖有意繼續讀誦,礙於場地租約,大家都覺遺憾,但各人虔誦孔雀經百部千部的信眾遍布全省,形成一股安定民心的力量。
公元2000(民國八十九年)
  • 於花蓮妙觀寺弘揚孔雀法。
公元2002(民國九十一年)
  • 4月赴長安,26日參加長安斗門石佛寺,大殿落成暨孔雀明王尊像開光大典。全國各佛教道場都派代表慶賀,約萬餘眾,熱鬧空前,寺內外都擠得水洩不通,還有三天由戲曲研究院派出演員表演秦腔三台湊興。法會開始前由佛教省縣市級代表致賀詞。第一位是當地政協領導,有倖第二位法會安排邀我和鄉親見面說話,熱烈鼓掌,歡聲雷動,下來看見一向嚴肅的村領導開顏微笑說:「師父講話還不帶草稿!」外甥媳婦也連聲誇讚師父講得好!
  • 自西安返台第二天,因病住振興醫院約半個月出院,在陽明山佛教法輪寺調養,之後雖健康不佳,仍勉力奮起繼續弘法。
  • 再訪大陸,於終南山大佛寺三天演說。
  • 參觀佛教村莊,該村之建設專供佛教徒眾修定之用,特色是不用化緣,不接受供養,有自力更生能力。
  • 交通銀行的行長請吃齋,遺憾的我只能捨命陪君子用一點點,因胃潰瘍故。
  • 訪問扶風法門寺地宮,唐代佛教文物多種,證明唐密並無失傳。並訪問扶風中國佛教學院,副院長接待,院中學員也有二十餘眾歡喜孔雀法。
  • 參加長安縣境內道安寺復建法會。因此憶當年在台灣聽經,有關「四海習鑿齒」及「彌天釋道安」之美談。
  • 訪觀音寺,佔地不算小,中有大殿,後有百菓百年樹齡,地下有清泉流出終年不竭,緊靠後山奇峰,風水絕佳,右邊有女眾寮房及一長排宿舍,看樣子不知何年才能完工。小住二日後再往終南山丰峪口訪觀音禪寺。
公元2003(民國九十二年)
  • 4月初於台東鹿野弘揚孔雀法。
公元2004(民國九十三年)
  • 3月12至15日,板橋體育館舉辦「佛母大孔雀明王消災祈福法會」三日。
公元2005(民國九十四年)
  • 6月間赴西安,於斗門石佛寺孔雀法公開灌頂時,縣佛協介紹一位年輕道士聞法,閱七日圓滿,每日孔雀明王殿坐無虛席!有一位退役年輕為國爭榮譽的田徑選手最突出,據聞今已出家修行。
公元2006(民國九十五年)
  • 約5、6月間,於西安市東關网極寺弘法三天,因法本沒送過來,講演及稱揚聖號,信眾中也有水平不凡的。
  • 西安市城東南郊區青龍寺祖廟主持灌頂法會-不忘祖恩。
  • 大雁塔大興善寺也是唐密祖廟,省佛協於此辦公,就便往訪會長,倖蒙親自接待參觀。地界內除大殿、文殊殿、普賢殿、祖師殿,尚有高級賓館、醫院等設施。
  • 7月,應印尼大叢山西禪寺住持上慧下雄法師邀請,為國祈福消災修孔雀法三天。
  • 8月往漢中密嚴寺,他們是心中心祖庭,加上孔雀法的灌頂,住持法師甚為歡悅。
  • 9月13至19日,於蘭州玉佛寺修孔雀法祈雨,法會第二天及第六天普降大雨,甘肅省旱象解除,各農村冬糧按時種上。從此孔雀法大受歡迎,各地居士發心讀誦,甚至組織團體自費到各處教學。
  • 10月28至30日,台灣板橋市立體育館舉辦「佛母大孔雀明王消災祈福法會」三日。
  • 12月22至28日,於新加坡法華禪寺主持為期三天的孔雀明王護國息災灌頂大法會,並於12月25日舉行莊嚴隆重的傳法儀式,由該寺住持上真下定大法師正式接法。
公元2007(民國九十六年)
  • 9月29至10月1日,於香港極樂寺傳法灌頂教學三日,四眾弟子參加踴躍,盛況空前。
公元2008(民國九十七年)
  • 2月4日彰化金甯山寺大殿落成,百歲上戒下德長老、上廣下慈長老與我,分別為本師釋迦世尊、地藏王菩薩及孔雀佛母本尊開光。
  • 4月7日至13日,彰化金甯山寺孔雀法灌頂教學,與會出家眾四十餘,比照傳戒儀式建壇傳法,隆重莊嚴。
  • 4月26至28日,板橋市立體育館舉辦「佛母大孔雀明王消災祈福法會」三日。
  • 8月出版《佛母大孔雀明王經導讀》。
  • 9月15至20日,於香港極樂寺舉行孔雀明王灌頂法會三永日。
  • 10月14至12月15日,中國大陸弘法。
公元2009(民國九十八年)
  • 4月21至6月20,中國大陸弘法。
  • 9月10至17日,馬來西亞檳城慈心道場,及大山腳琉璃精舍,各舉行三天孔雀明王灌頂法會。
  • 9月19至11月8日,於台北臨濟寺,四十九天護國息災超度大法會中,擔任大會導師。
  • 9月中旬,國際知名的咒語專家林光明教授,帶領嘉豐團隊,正式開始進行新版孔雀經重新編校排版工程,以1975年出土的房山石經為底本,並加入諸漢譯本皆缺的『大樹神』部分內容。
  • 10月21至26日赴香港主持極樂寺孔雀明王灌頂法會。
公元2010(民國九十九年)
  • 3月26至28日,於新店馬公體育館舉行護國息災大法會三永日,屆時,新版《佛母大金曜孔雀明王經》首發珍藏版問世。
  • 4月,《孔雀法簡易共修儀》問世,開成別院動土大典中,首次以新版共修儀修法。
  • 6月7日至9月3日,赴中國大陸弘法,正式向祖國宣布新版孔雀經重編一事。
  • 7月,新版《佛母大金曜孔雀明王經》精裝摺疊本及平裝本陸續問世,開成寺四十九天法會首試念誦及教學新版,成效卓著。
  • 9月初,為讓全世界能有共同學習的範本,開成寺悅眾人員進錄音室錄製了音質清淅的唱誦光碟。
  • 10月,國際橫式本問世,為佛教界課誦本開國際版先河,屆時唱誦光碟也已出版。
  • 11月9至15日,香港極樂寺三天灌頂法會,首次以國際版讀誦,受到非常的肯定。法會圓滿當天,經本及CD幾乎被登記一空。
  • 12月23至29日,新加坡法華禪寺孔雀法會三天,再度見識到國際橫式版的空前魅力,海眾的唱誦聲大過台上六支麥克風,足見國際標音的簡易成功。
  • 開成寺耗資數百萬,禮請高正中製片與何志揚導演,將老納一生如何把失傳千年的孔雀密法重興,及孔雀經大意拍攝成電影「第七種色采」,並將唱誦光碟配上橫式字幕。
公元2011(民國一百年)
  • 3月,孔雀經影音光碟及電影「第七種色采」正式出版。
  • 3月17至23日於馬來西亞北海佛教會舉行三天千人大法會,現場又預約了印尼三處的法會,空前的盛況已說明並確立了新版孔雀經的國際定位。
  • 6月11日,邀請全省弘揚孔雀法各單位同修回山聚餐,並以電腦簡報方式,向大眾介紹新版孔雀經改版過程,新版流通辦法,及鼓勵護持開成別院建寺工程,當天有四百多位同修從全省各地回山,相當踊躍。
  • 6月22至24日,參加中華國際慈航功德會主辦的「千年慈悲首航海上超度大法會」,擔任主壇和尚。在麗星郵輪上並主持孔雀明王壇,恭誦孔雀經兩天,殊勝難得的經驗,瑞象頻頻。
  • 8月14至19日,赴馬來西亞慈心道場主持孔雀明王灌頂法會三天。
  • 9月前往西安弘法,11月28日返台。
  • 12月18日至2012年1月8日,中華國際慈航功德會於臨濟寺主辦二十一天華嚴法會,前後於每週日下午半個小時佛法講座與信眾結緣。
公元2012(民國一百零一年)
  • 元月1日,赴彰化體育館,參加中華國際梵唄交流策進會主辦的孔雀明王消災祈福法會,為信眾開示加持。
  • 元月9日,前往大陸弘法。

以上所說若有驢嘴不對馬頭,祇怪六根暗鈍,漏掉者在所難免。比方在西安弘法時,交通大學博士班教授介紹一位法王吉美多吉,要求孔雀法灌頂,跟在後面許多年輕信眾不是參學就是湊熱鬧;反觀台北信眾對這概念就輕薄些!顯教大善知識卻把這佛立的規矩提倡起來,尤其傳授戒法的大德們,依法不依人地把古德的風範傳承到今時,啟建法界聖凡水陸普度大齋勝會道場,及演揚燄口施食的佛事也不例外,實在值得讚歎!

孔雀法表面上看,規矩都在上卷的啟請法暨儀軌中,其設計規劃非常嚴謹圓滿異於他經。在《孔雀經音義》裡說:「五常十善,則愚童凡夫醍醐。六行四禪,又嬰童無畏之甘露。二百五十之戒,四念八背之觀,十二因縁,十二頭陀,遮人我而證三昧,帶法執而得涅槃,斯乃聲聞之教藥,緣覺之除病。無縁起悲,幻炎觀識,六度爲得四攝作事,三祇積功,四智得果,斯乃法相大乘之方。法捨無我而得自在,觀不生而覺心性。揮八不以斷八迷,擲五句以拂五邊。四種言語道斷而無爲,九種心量足絶而寂靜。是則三論嘉祥之妙術,觀自心於妙蓮,喩鏡智於照潤。三諦倶融,六即表位,是則天台法華三昧之針支。復喩法界於帝網,觀心佛於金水。六相十玄織其教義,五教四車簡其淺深。初發成正覺,三生證佛果,斯乃華嚴一乘之佛果。如是妙法,並皆契其機根,不思議妙藥。已上諸教,他受用應化佛之所説甘露;今所講者,即是大日如來自性法身之所説,眞言祕密,即身成佛之教誡。」由此可知雖顯密同源,淺深並不相同。又尤異者,通途教典由信、解、行、證而契入,本經是由證、行、解、信而接引。所謂「先以欲勾牽,後令入佛智」。金口所宣誰敢說不宜!